延边市河柳化工公司

  • 2021年新年献词来了~这次由他撰写,值得品读

社会

当前位置:延边市河柳化工公司 > 社会 >

2021年新年献词来了~这次由他撰写,值得品读

发布时间:2021-01-02 13:04 作者:admin 来源:未知 点击:126 字号:

吴福泰,男,1994届万中校友,现为浙江衢州职业技术学院教师。

万中校友吴福泰在元旦来临之前为自己写了一篇元旦献辞,发表于其个人QQ空间。经小编深度沟通,得以在本公众号刊发,对校友吴先生深表感谢并真诚祝福他越来越好!

这篇新年献辞,内容既有小我的展示,又有家国情怀的天下担当,虽物力维艰,仍情系大众;虽居斗室,仍心系苍生;虽日子平稳,仍心忧家国。献辞文字畅快,情怀热烈,不夸张地说,是2021年开局最好的新年献辞!没有之一!! 以下为正文:

每当新年来临,我就会想到一份令人尊敬的报纸,《南方周末》,她像一位情怀满满而又悲天悯人的长者,总在新年第一期,用一篇激荡人心的《新年献词》给芸芸众生以最真诚的温情和祝福。永远记得她的那句“没有一个冬天不可逾越,没有一个春天不会来临,让无力者有力,让悲观者前行。”

从《南周》年复一年的呼吁和祈祷声中,我感觉到了一份正义报纸的情怀和激愤、坚定和渴望。那些年,无论漂泊在外的我如何举步维艰,也从不觉得孤单寂寞,那是因为总觉得在我的精神世界有人深情地默默陪伴。于是,我寻找光明寻找幸福的梦想即使稀碎满地却从不曾轻言放弃,这就是精神的力量。然而,近几年,我从《南方周末》的献词里,分明感觉到了她自己也在彷徨、哀嚎甚至绝望。这绝不是一份报纸的错,这是因为我们的社会病了,我们都是时代的病人,我们颓废了,如今的新闻人与我这位个体一样,似乎失去了帮时代抒情的冲动,甚至为自己抒情都有点困难,用流行词说法,我们成了一个佛系植物人。

2020年,可能是过去十年里最差的一年,也可能是未来十年里最好的一年。如果你依旧怀揣梦想,可能难以接受如此悲观,可我们的血管里分明渗透着从未有过的寒意。“我太难了”这句网红语,蕴含着多少无奈、自嘲与顾影自怜。这一年,大到世界、中到国家、小到个人,都在承受巨大的考验,仿佛无所逃于天地之间。你在屏幕上笑说一句“我太难了”,可知屏幕下有多少含泪的共鸣?

在大潮奔涌的时光之海,个体命运高低起伏。2020年,世界形势风云变幻,国家发展之路荆棘丛生,我这个小小个体,何尝不是迷茫而艰辛。我经历了父亲住院手术和老母亲中风的双重考验,品尝到了孩子走向平庸的失落,也体会到了对诸多事情的力不从心,期望与现实之间的巨大落差成为2020年我个体命运的常态。当我放下教师的尊严披星戴月行走四方,为了销售一瓶白酒而费尽唇舌,但客户还是不置可否的时候;当我为了工作与家人的平衡精心竭力的时候;当我左支右绌努力帮老母亲缴纳住院费用的时候……我在内心祈祷上苍赋予我前行的力量。面对考验,我不得不强打精神,扼住命运的咽喉,将自己凌空架起,无法后退、不能屈服,孤身战斗。我当然会疼痛,甚至也会受伤,但绝不敢让自己后悔。因为我懂得,梦想如炬,考验如火,我瘦弱的身躯正在淬炼真金。

当然,光明前进一寸,黑暗便后退一分,我点亮自己,一切也就无愧于心。有汗水终会有雨露,有付出终会有收获。我与爱人终于渡过磨合期,家庭之帆已然驶进了健康的轨道,我自己的身体也逐渐康复,温馨越来越成为家的主题。2020年我正在人生的第二个篇章里再出发,心是笃定的,一切似乎尽在掌握、可一切又指向未知,我想展翅高飞又想倦鸟归巢,可安全感和幸福感仍是我苦苦追寻的方向,好在梦若在,希望就在。

凡是过往,皆为序章。每一粒熬过冬天的种子,都有一个关于春天的梦想。然而,个体命运再不济也终究只是个体,不值得大书特书,我时常忧伤的却是整个国家的命运。不想标榜自己的情怀,也不愿被人一句嘲笑“吃咸鸭蛋的命却操皇帝的心”套牢了自己的思想,可我的笔端终究离不开宏大叙事,我的视线也从未远离那些在大时代中悲欢沉浮的个体命运。

当人类感知框架模糊于虚拟与现实的边界,今夕何夕如何区分?真实又该如何确认?科技带来了能力解放、生活便利,与此同时却让人们陷入隐私泄密和无所适从的纠结。实体店一间间凄惨倒下,网店的经营却也举步维艰,赚钱的只有几个平台。当北大清华的莘莘学子纷纷躬身于小学教育,甚至脚踏电瓶车穿梭在城市的大街小巷送外卖时,当大学生被同一种声音长期浸染最终被教育成反智的爱国者,或者成为大学课堂的告密者时,当全国房地产价格僵死在高位进退不能,而百姓却对着高楼林立的空中楼阁望楼兴叹时,当今天的市民已经再也找不出一种真正安全的食品可果腹时,当教育系统从教师到家长再到孩子,每一个鲜活的生命都被强行捆绑在教育竞争的战车上焦虑挣扎、拼尽全力也获得不了一丝快乐之时,当年轻人再也不敢生二胎甚至连一胎也力不从心时,当中国电影艺术猝然消亡,艺术家们被逼无奈靠直播赚饭钱时,当全国财富以近乎光的速度向少数几个平台寡头汇聚时,我知道这个社会真的病了,国家的根基也命悬一线。

 我们在科技和互联网的狂热中失去了自我,我们都彻底中了创新思维的毒,我们把灵魂丢弃在了某个角落,再也寻不回往日的平静和从容,“缺乏安全感,全民焦虑”是当下所有人的共同感受。兴奋与焦虑在人们心中同步积蓄,有人开始屏住呼吸,等待科技“奇点”或然降临。在这茫茫的时光之海,再有远见的泳者,也难以望到尽头;再乐观的人在波诡云谲的网络洪涛中也难以风平浪静。高速运转的时代陀螺,将社会切割成一个个网格,将人们隔离成一个个原子,既相濡以沫又彼此相离,让吾国吾民,煎熬守望,我们披星戴月日夜操劳,却看不到幸福的痕迹,这是时代英雄的偶然犯错还是“上帝欲让其灭亡,必先使其疯狂”的诅咒在应验?

2020年,是个为口罩和芯片疯狂的特殊年份,那是因为我们曾经受过的伤太深。只是,资本的流向很容易让人追忆起大跃进时代的狂热,一夜之间,我们仿佛重新回到计划经济时代,谁也无法预料未来如何结局。只是,抚今追昔,我们似乎在重走历史,因为我们知道,历史一直有它自己的循环逻辑。然而,在万物互联的时代,独善其身已经越来越不可能,“经济内卷”成了2020年无法逃脱的话题。总有一些意外,可能先于明天到达;总有一些事情,超出个人能力之外。资本狂飙几度吹皱春水,互联网+、大数据、P2P、直播带货……一些词被高高抛起,一些词却终于悄无声息地沉入水底,仅留下水面波澜,为什么每一阵激情和热闹之后,留下的总是韭菜们尸体的一地鸡毛。

 这是国家复兴的伟大时代,也是为政者派发兴奋剂的复杂时期;这是信息奔腾的狂欢时刻,也是骗子泛滥的跑马时间;这是网红和寡头接踵辈出的虚幻时光,也是以假乱真无人实业的尴尬时局。大风起于青萍之末,从微观到中观到宏观,牵一发动全身,中国这艘大船,在变与不变的历史洪流中,需要稳健,需要灵活,需要智慧与定力。我却深深地以为,我们更需要的是启蒙思想家,然而,2020年以后的中国,还是有思想家存在的真正的环境和土壤吗?为什么我们总是眼含着泪水,因为我们爱得深沉;莎士比亚告诉过我们:“草木是靠着上天的雨露滋长的,但是它们也敢仰望穹苍。”而在穹苍之上,“同一个太阳照着他的宫殿,也不曾避过我们的草屋。”我们带着阿Q式的心情舔着笑脸迎着新年初升的太阳,我们呼唤同道者携手同行。多少繁华事,已付笑谈中,困境之中,我们休戚与共,须臾不曾分离。中年的你我已是社会的中坚,扪心自问,我们发现自己对人的爱无可置疑,对国家的爱无可置疑。

 父辈筚路蓝缕,一直在追求者制度的完美,可历史总是那么绝情而任性。我们虽然自豪古老的中华文明,却又鄙视它欺善怕恶,柔弱顺从,中庸无创意的德性。历史的轮回,已经消磨了多少英雄豪杰的正义和斗志。当真正的思想者一个接一个选择与被选择禁言后,我们不能不选择自暴自弃随波逐流,我们凌空虚蹈,毫无实际行动,每天玩弄着苍白的文字;但精神一息尚存的我终究不敢泯灭自己内心深处的良知,毕竟,我还怀着着自己的独立人格和信仰:仁不在别处,就在我光明的初心;义不在别处,就在我该走的大道。我们没有抗争的渠道,但至少有追梦的权利,再黑暗的屋子也终有开启的时候,我们的心火不灭,终会有燃起的一天,我们翘首以盼日升月落,亘古如斯。

 借《南方周末》里摘来的一句话结束此文:'我们要从绝望的大山里,砍出一块希望的石头!' 这是马丁·路德·金半个多世纪以前民权运动的著名演讲词,至今仍然振聋发聩!

  2021年,我们起步于追寻希望的梦想!

相关文章Related Articles

  • 《极限挑战》录制杀青 启动

    2021-01-14

    中国网娱乐7月2日讯 本周二(6月30日),东方卫视《极限挑战》第六季迎来最后一次录制,节目组为“极限男团”策划了一场别开生面的毕业典礼,感动之...

  • 董登新:A股新退市制度8大

    2021-01-13

    中新经纬客户端12月15日电 题:《董登新:A股新退市制度8大看点》 2020年11月2日,中央全面深化改革委员会召开的第十六次会议审议通过了《健全上市公司...

  • [快讯]国泰君安获“景show前

    2021-01-12

    全景网12月31日讯中国经济社会的蓬勃发展,源于千百万家中国企业的跨越式发展。2020岁末,全景网举办了“景show前程”――2020资本市场企业文化建设短视...

  • 印媒关注:中巴“雄鹰”联

    2021-01-11

    参考消息网12月9日报道 《印度时报》网站12月7日发表题为《中巴空军将举行联合演习》的报道称,中国军方说,中国空军的一批官兵12月7日启程前往巴基斯...

如果您觉得本站还不错,就请分享给身边的好友吧


分享成功还有机会获得精美礼品哦